钦州法律大黑幕大公开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3日
       钦州市灵山县、浦北县黑幕! ! !大开! ! !我是潘祖光, 钦州市浦北县张荒镇人, 1961年7月出生, 汉族。
       经慎重考虑, 鉴于温南方在网上到处发帖在报刊上诽谤我, 找人恐吓我, 掩盖事实, 混淆是非, 我无法忍受。在此情况下, 我现在正式向社会各界和有关单位实名举报, 通报有关人员违法违纪的法律事实。我用我全家的生命保证以下事实。 2011年5月开始, 桉树购销合同纠纷案以原告和温南方(被告合浦人)的身份进入灵山县一审, 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艰难胜诉。 , 地方保护力量(合浦环城信用社、叶泽银公务员、村支书谢必兴)作伪证,

恐吓当事人和证人, 只追回了部分损失。为了社会正义和法律尊严, 我声明如下: 1.执行阶段, 灵山县法院执行局被温南方收买, 简单案件以执行困难为由推回中院。黄东和他早期执行局的下属每次都去为这个案子工作。合浦等地公开向我和我的工人索要500元到1000元, 一共五次以上, 说是执行差旅费;后来闻南方把所谓的“毛霸”(梁冠华饰)送给了所谓的灵山鲁武烂童子。 )去灵山县行政局和我的经纪人谈判, 说只付40万元(共赔偿90万元左右), 执行局黄东在一旁表示正在协调, 但其实是想让我们接受40万元的说法, 否则我们一分钱都没有(举报灵山县法院)之前), 我们根本不会接受。后来, 黄东见我吃硬吃软都不愿意, 以当地难以执行为由, 将案卷退回中院。从中级法院终审到退回中级法院的半年内, 执行局在发出执行通知后未进行评估。故意拖延时间, 我强烈要求对黄东受贿、玩忽职守罪进行追究。这种素质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当法官和执行局领导, 简直侮辱执法系统;他们要求将他们开除出公务员队伍。
        2、因文南人为干预, 灵山执行局不作为, 中级人民法院指定浦北法院执行局执行。 2013年4月起, 在完成相关评估和拍卖程序后, 拍卖的71万元已汇入浦北法院账户。买主和执行局人员到灵山县凤塘镇石陂村办理采伐手续时,

石陂村党委书记谢必兴暗中告诫文南芳无理取闹, 故意办手续不可能的。执行局通知我, 手续无法办妥, 未付款。这和我的原告有什么关系?这完全是另一回事。一审和二审我都赢了, 处决金到齐了还不给我?居然用男人不敢做的事来吓唬骂我“弱女子”的泼妇?法律怎么会怕鼩鼱?后来,

温南方告诉人家她有后台, 叫嚣要家族势力保护她, 法律不算什么, 说钦州检察院的温恒华是他温家的主任, 朴北负责法院纪检的温恒生, 是他们温家的总法律顾问。游潘祖光在灵山陪你玩, 回浦北陪你玩。它是如此的傲慢和无法无天。当时我就觉得这种社会人是个急着翻墙的渣男。作为一个有法律意识、有正义感、有良心, 甚至是公安系统的人, 你应该认清法律事实, 严格遵守法律。审讯不会随意给同姓鼩鼱, 毒的话, 讲道理也有道理。毕竟, 法律不是儿戏, 而是发生了一些戏剧性的、巧合的、诡异的事情。我真的不敢相信它发生了! ! !但没想到前十多天, 温恒生竟然打电话质问我, 语气很不好, 问我浦北法院执行局认识的人是谁?你请了几顿饭?你给了谁多少钱?请老老实实告诉我, 否则我会去钦州惩罚我, 我太惊讶和无语了。法庭纪检监察官说了这么下流的话。他不仅不支持政法系统的工作, 反而对自己的温氏家族有信心。部队成员片面的言论太吓人了, 这样的公务员! ! !这样的人配当纪检监察员和法官?我当时非常生气, 打电话给执行委员会, 以任何理由要求退款。那是你们执行局的事情, 不然他们会告你们浦北执行局不作为, 可是他们说实在是无奈,

说有什么委屈我们不能处理, 只能向上级汇报!我们现在也被诽谤了,

保护不了自己;他们说, 法院和纪检已经多次要求他们质询, 并写了审查。他们打来电话干预办案, 不敢得罪领导。管理纪律和检查的人本身就是违反纪律的。作为法院和检察官, 他们不支持法律的公平正义, 也不维护法律的尊严。他们还给老虎耍花招, 阻碍执法, 到处设置障碍。强烈要求查处温恒生、温恒华违纪违法行为, 铲除氏族邪恶势力!督促浦北执行局加大执法力度, 不回避人为因素, 维护法律正义。宗族势力想要大于国家法律?不可能的? …… 3、拍卖完成后, 浦北执行局到灵山县林业局协助买家办理采伐手续。开展工作, 我已经申请了采伐证(未用完), 林业局只需要办理更名手续, 但林业局必须重新出具村委会的证明, 找村委会, 村委会会告诉你, 同一个地方不能用。可以颁发第二个证书。两个单位把法当成球踢, 没有人注意。而且, 我和文南芳购买的1670亩桉树林, 有的还没有封存, 我之前多次写信给林业局, 因为没封的部分被银行收了, 无法封存。如未封存, 请通知法院重新扣押。但是, 林业局私下将这片森林的砍伐手续公开给了温南方, 没有通知法庭和我本人。 330亩桉树被千方百计阻挠, 拖延进程的理由和借口是多方面的。我强烈要求林业局追究其不作为, 私下处理我与温南方的合同。
       周边地区桉树林程序的违纪违法事实。 4、温南方将合浦县环城信用社的贷款信息和阴谋修改为她的1670亩桉树林3008亩, 骗取国家基金400万元(有借款合同等证据), 本人没有一开始不想说是的, 是那个恶毒的反派温南方逼我忍的。谨此强烈要求, 对温南方和环城信用社的违纪违法、欺诈等事实予以查处。 , 真的是“世界黑如乌鸦”吗? (信用社还给温南方作了伪证, 导致我一审赔偿金额减半, 损失巨大, 本金难追回)。 5、灵山县凤塘镇石陂村党委书记谢必兴去年和前年曾多次向有关公诉机关和政府举报索贿受贿事实, 但一直无动于衷。谢必兴为了帮助温南方将山地合同再延长9年, 买下了谢必兴, 导致当时村民挡住砍柴路, 都是非法经营造成的。派出所已经处理了, 但一直没有写下来。这也是谢必行敢于与法律作斗争, 拒不办理手续的原因。因为地方势力和恶势力, 温南方的败类比法律还大? 6、当时温南方派恶势力驱使我们砍柴, 第二天我们就派人去拉砍柴。我们打电话给凤塘派出所, 派出所说是经济纠纷, 我们不理。向灵山县森林公安局报案。当时, 陈副局长带了两个警察抓完伐木工和三车木头后, 温南方赶到凤塘政府承认是她下令的, 但直到现在, 她都没有立案, 也没有逮捕温南方。
       我要求对灵山县森林公安局和凤塘进行严查。镇派出所相关人员玩忽职守罪。 7、灵山县司法局三龙镇司法所原所长叶泽银充当温南方的保护伞, 以所谓温南方的法律顾问越界, 言辞恶毒, 勾结黑恶势力“毛巴”(他的表弟)把我们赶走。恐吓我们。这样的公职人员知法犯法, 罪加一等。以上七大事实, 我以我的生命保证, 我向八代祖宗宣誓此毒誓, 绝不撒谎。在国家大力反腐之际, 在修法之际, 任何腐朽的败类都成为全民公敌, 人人皆可处死!谁想成为这个社会渣滓, 请三思!请给我人民法律的正义, 给我法律的尊严……这么简单的一个案件的审理和执行, 竟然用了两年多的时间, 令人难以置信! ! !不管温南方玩多少花样, 这些都是无法改变的法律事实, 正义迟早会到来…… 上诉人:潘祖光 电话:13507773555 身份证45282619610507151913978719029 2013年8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