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第三方服务掣肘何在?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4日
       垃圾分类第三方服务有利于解决各地普遍存在的责任分散效应(旁观者效应)、搭便车效应、邻避效应等问题。然而, 目前垃圾分类第三方管理服务的推广仍面临诸多障碍和制约。近年来,

广州在垃圾分类第三方服务实践中进行了有益探索。 2014年以来, 广州引进国有企业(主要是供销社下属企业)、民营企业和社会组织等, 先后在8个区(县)建立垃圾分类第三方服务示范街(镇)级城市), 包括增城。
       鼓励以垃圾分类为纽带, 扩大利益链, 推动供销社以回收促分类, 建立街道垃圾分类推进中心。但在具体推广垃圾分类第三方服务的实践中,

也遇到了一些制约。一是主体权责不分。居民、业主委员会、物业管理公司、社区(村)委员会、第三方企业、政府的权责不分离, 关系不清。制造商难以追踪和追究责任。由于垃圾产生者(排放者)由不同部门和行业管理, 垃圾管理部门很难追查和追究生产者的责任, 即使是垃圾占比大、回收难度大。二是走出政府。
       不同类型的废物由不同的政府部门管理。例如, 再生资源由经贸部门管理, 工业废物和危险废物由环保部门管理, 农村垃圾由农业部门管理, 生活垃圾由建设部门管理。切割会导致废物管理不足。三是法律和经济手段薄弱。地方城市的立法权、税收和其他经济手段有限, 垃圾分类服务难以资本化。地方财政重临终处理, 忽视源头减排和排放控制,

导致第三方参与激励不足。
       笔者认为, 克服阻力和制约, 必须建立健全相关机制和制度。一是完善相关法律。将《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改为《固体废物处理法》, 明确各方权责, 明确垃圾处理社会化相关规定, 规范治理程序, 测量、统计和处理要求。
       二是整合管理机构。将供销社的资源回收职能纳入废物管理部门, 将固体废物全部归一个部门管理, 在建设部门或环保部门下设立固体废物管理机构。三是完善政策体系。出台政府购买垃圾分类第三方服务的管理办法和财政支持政策。引入基于供需平衡的垃圾处理行业定价方法, 系统确定源头减排、材料利用、能源利用和填埋处置的指导价, 形成适合分级处理的价格梯度, 确保分级处理与经济协调, 降低垃圾处理总成本。
       建议围绕垃圾和特殊垃圾的主要成分建立清单制度, 如定期发布生产厂家的回收垃圾目录等。四是形成全过程综合多方评价和监督机制。完善垃圾分类第三方服务绩效评价方法, 最大限度地提高垃圾处理的环境、社会和经济效益。